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家住花橋一村的袁爹爹向記者展示保姆為他做的冬鞋
  □採寫:本報記者李菡 李曼英 陳名鈺 鄢婉 吳質 攝影:記者魏錸
  楚天都市報編輯部:
  楚天都市報今天(26日)出版的《獨家點採》保姆之事,我覺得太好了,太有必要了,貴報抓到了大家普遍關心的民生問題。保姆事,幾乎成了千家萬戶焦心之事,來一次大討論切合實際。
  我感到如今請保姆難,請好保姆尤難。元旦、春節即將到來,保姆荒亦將到來。這是讓需請保姆者大感頭痛之事,會讓千家萬戶煩惱,尤其是空巢老人、患疾人之家!保姆事業,想搞好,也很難,是件棘手事。如今保姆市場不規範、比較亂,雇主與保姆相處如家人的,有,不蠻多。我以為保姆與雇主,應該互信互尊,一個巴掌拍不響,是雙方兩好合一好的關係。
  敬盼貴報多花一些時間,討論一個好結果出來,最理想的是能提醒相關部門,管好保姆市場,惠及千萬市民。
  89歲癱疾老人袁立燦
  “看了報道,我才意識到,我家的保姆可能真的存在沒有吃飽的情況。但她一定是誤會我了,回頭我會讓妻子和她好好溝通。”昨日,看了本報《城裡人家的碗盛不滿家人般的溫情》的報道後,不少市民通過電話、來信、郵件和微博等方式,或支招,或講述,參與了討論。
  50歲的公司職員陳先生說:“之前看過涉及環衛工、農民工的報道,這次有媒體心系家政保姆,把一個人們可能忽視的問題擺上臺面來談,很溫情、很給力。”
  “這麼多年,我家換了四五個保姆,有關心、有信任、有尊重,但還從來沒有考慮過保姆吃不飽的問題,如果不是看了報紙,我也意識不到這個問題,回家後會問問阿姨,以後也會更細心。”62歲的張女士說。
  也有一位請了43年保姆的老人打來電話,講述了這些年來他和每一任保姆的溫情瞬間,“怎麼能不知道人家在餓肚子呢?”老人的觀點很讓記者感動:“我對自己和保姆的定位是母親和女兒,如若各自找到各自的位置,就會有各自的責任和愛。”老人認為,保姆和雇主是平等的,只要有真心,會溝通,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。
  有的讀者則理性地分析了原因,城鄉生活習慣有很大的區別,需要有效的溝通,不生隔夜氣,才是相處之道。
  吃飯從來都不是小事,它關乎一個人的生活,關乎一家人的幸福,也關乎這個城市裡城鄉兩個群體的融合共生。
  【說感想】
  我家秀氣保姆真可能沒吃飽
  “我家保姆肯定是誤會我了,我回去要好好和她說說。”家住南湖的丁先生昨日看了本報報道後,打電話對記者說。
  丁先生的小女兒前年出生後,家裡就開始請保姆。他記得,當時是夏天,他專程開車去保姆陳阿姨的住處接她,陳阿姨從家裡出來,背著大包,提個小包,右手還拿著一大塊西瓜在啃。“她吃得蠻快,不到十步路,西瓜就啃完了。”丁先生坦言,當時他覺得這個阿姨“太能吃”了。
  但在之後的相處中,丁先生卻發現陳阿姨吃東西“非常秀氣”。每次吃飯,她總是幾口就扒完了,很少夾菜。家裡的牛奶、水果,即使家人遞過去,她也從來不伸手。丁太太有時候問:“陳阿姨你吃飽沒有啊?”她也是回答得很含糊:“可以了。”
  前不久,有一次晚飯時,8歲的大女兒因為有愛吃的菜,一陣狼吞虎咽,連吃幾碗飯。“少吃一點,晚飯吃多了,不好消化。”丁先生對大女兒說道,這時正站起身來的陳阿姨愣了一下又坐下了。
  丁先生當時沒多想。“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不對勁,陳阿姨可能是站起身來去添飯的,她也許誤會我的意思了,以為我講的是她。”丁先生看了本報的報道後,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推測。
  “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,是我們沒註意到。但是她沒吃飽,真的可以跟我們講。我們請她照顧孩子,希望她全心全意對孩子好,我們怎麼會對她不好?”丁先生說,接下來,他會讓太太跟陳阿姨好好談談。
  以前很少考慮過保姆的飯量大小
  由於家中母親身體不好,腿腳不靈便,今年62歲的張女士長期請了住家保姆前來幫忙,除了照顧母親的起居,也兼著做一些家務。張女士從母親幾年前中風開始請保姆,已經換過4次保姆,有因為自己覺得不滿意要求換的,也有保姆自己要求離開的,“家中保姆來了又走,這麼多任,我從來沒有想過她們吃不吃得飽的問題。”張女士慚愧地說,以前可能還真有保姆沒吃飽的情況。
  母親重病出院,回家了只能卧床,那個時候自己還要工作,家裡的一切都要交給保姆做,母親的一日三餐都是保姆在喂,經常耽誤自己吃飯的時間,自己也看見過她偷偷吃饅頭的畫面,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她是幹活辛苦太餓了。
  現在家中是新請的阿姨,張女士稱,“我們對保姆有關心、有信任、有尊重,但很少考慮過保姆吃不飽的問題,如果不是看了報紙,我也意識不到這個問題,回家後會問問阿姨,以後也會更細心。”
  看了報道才知存在這樣的尷尬
  43歲的幼兒園老師劉艷家裡定了一份《楚天都市報》,昨日早上看到封面的標題,就很好奇地翻進去看了看。劉艷說,看到報道後,還是很吃驚的,原來沒想到保姆會吃不飽。心想著誰家也不缺那麼點飯菜,而且一家的飯菜量一般都是由保姆來掌握,怎麼會吃不飽呢?
  劉艷說,保姆乾的是體力活,多吃些應該問題不大,畢竟來雇主家幹活,就起碼得吃飽吧。“看了報紙後,我發現自己可能想得過於簡單。比如,報道中保姆因害怕別人笑她是農村人而不敢多吃,我感覺還是很真實的。因為我自己也是孝感農村出來的,以前走城裡親戚時,也會比較拘謹,不敢多吃。在這一點上,保姆的尷尬我能感同身受。”
  劉艷稱,覺得保姆真是挺不容易。希望雇主能夠給她們更多耐心,多和她們溝通,讓她們不再有一種寄人籬下的陌生與拘謹感,這樣保姆才能真正像在家裡一樣自然地吃飯吧。
  【講技巧】
  家政公司支招
  解決辦法最好是當面溝通
  本報關於“保姆沒吃飽”的報道刊登後,作為保姆與雇主之間“潤滑劑”的家政公司就此展開了討論。記者發現,大多數家政公司認為保姆調整心態,學會主動跟雇主溝通,是最好的解決辦法。
  案例
  說話轉道彎 反生了隔閡
  “吃不飽的事我說不出口,還是公司出面比較好。”今年年初,45歲的陳阿姨因為在雇主家吃不飽飯,向家政公司求助。陳阿姨說,雇主魯女士一家飯量偏小,每天做飯很少,她不好意思多吃,常常餓著肚子幹活。好幾次,她都想向雇主反應情況,但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。“我才來工作一個月,怕雇主嫌我要求多。”左思右想,陳阿姨決定讓家政公司幫她“代言”,委婉地表達增加飯量的意願。
  家政工作人員當即給雇主魯女士打了電話,詢問阿姨的工作情況,順便問了她的伙食狀況。一開始,魯女士還非常高興地說:“阿姨每天和我們一起吃飯,像家裡人一樣。”工作人員非常委婉地暗示,阿姨可能吃不飽,魯女士愣了下,有些惱火地說:“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,她怎麼不直接跟我說,要跟你們告狀?”
  魯女士的一番話讓一旁的陳阿姨懵了,她覺得自己變成了打小報告的壞人。“早知道就自己說了。”陳阿姨說,自從那通電話後,魯女士雖然給自己增加了伙食,感覺卻覺得有些生分了。陳阿姨吃一塹長一智,有信心用真誠的溝通輓回雇主的信任。
  支招
  邁過心理坎 要主動溝通
  徐東一家政公司的員工餘小姐告訴記者,阿姨向家政公司反應吃不飽飯的情況,公司一般不會直接和雇主聯繫,而是會教導阿姨如何自己與雇主溝通。
  家住漢陽的丁先生今年從美國歸來發展事業,小夫妻平時工作繁忙,無暇照顧老人孩子,只能請閻阿姨幫忙。由於家裡的老人怕浪費,每天做飯都只讓閻阿姨放很少的米,閻阿姨每餐吃淺淺一碗米飯。閻阿姨早就想向雇主反映情況,但是怎麼說才能不傷和氣呢?
  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員說:“吃不飽其實是一個溝通問題,如果自己不能過這個坎,以後還會遇到類似問題。老人是怕飯做多了浪費,只要直接說自己想吃幾碗就行了。”
  工作人員的一番話讓閻阿姨下定決心。第二天做飯時,閻阿姨就大方地對老人說:“爺爺,我想吃兩碗飯。”沒想到老人很爽快就同意了。“原來這麼容易,早知道我就不用挨餓了。”閻阿姨笑著說。
  家政公司負責人表示:“保姆要站在雇主的角度去跟他們溝通,因為客戶請保姆就是為了照顧自己的家人,只有保姆吃飽了,才能有力氣更好地服務雇主。”
  【談經驗】
  每天要乾力氣活 保姆吃飯用大碗
  感謝理解,她為雇主一家織了16雙毛線鞋
  家住花橋一村的袁立燦老人總說:“我們家有4口人。”他說的4口人,包括89歲的他、85歲的老伴、60歲的女兒和52歲的保姆皮阿姨。袁立燦行動不便,老伴身體也不好,女兒負責三餐,皮阿姨主要照顧兩老。
  十年來,袁家請過不少保姆。身為這家的“大廚”,袁女士有辦法測試保姆們的飯量。每當有新保姆進家門,她都會問一聲,“能吃多少?”有的保姆說得不明確,她就把飯菜準備得多多的,剩過幾次飯菜後,她就明白對方的飯量了。
  在他們家,保姆和大家不一樣,是用大菜碗吃飯。每天,四人都在一個桌子上吃飯,每當皮阿姨放下筷子,袁爹爹和老伴就會詢問:“吃飽了沒?”袁爹爹說:“她年輕,又要幹活,當然要吃得多啊。”皮阿姨每天要反覆6次將半身不遂的袁爹爹從床上搬到輪椅上,再從輪椅搬到床上。這是連女兒都做不來的力氣活。
  皮阿姨來自黃州,這是她在武漢的第二戶人家。入秋以來,她抽空為袁爺爺家裡老老小小織了16雙毛線鞋。
  皮阿姨最初編織拖鞋,是為了袁爹爹。老人腳上的那雙鞋子已經穿了4年,很舊了。他腳部沒有知覺,穿拖鞋容易掉,靴子又難穿進去,要找一雙合腳的鞋子很難。皮阿姨便說:“我來做一雙老人能穿的、暖和的鞋子。”她用柔軟的毛線,編織成齊踝高度的棉鞋,好穿又保暖,袁爹爹非常喜歡。隨後,皮阿姨又給婆婆織,後來乾脆逐一給這個大家庭的所有成員都做了一雙。
  自帶海碗自己吃 方便衛生又自在
  她換過三戶人家從沒餓過肚子
  46歲的羅阿姨是紅安人,從事保姆工作一年,換過3戶人家,從沒餓過肚子。她從同行那裡聽說了本報的報道後,講述了自己的經驗。
  羅阿姨有慢性胃病,每到一戶雇主家前,她都會明確地向雇主說明自己胃不好,吃不得冷飯冷菜,更餓不得。她經歷過的這三家雇主無一例外地表現得十分大度,有一位甚至對她說可以在飯做好後直接吃,不用等大家伙開飯。
  羅阿姨說她從做保姆的第一天起,就給自己準備了一個大碗,個頭與農村老家的飯碗一樣大。在雇主家吃飯,她總是一次性將飯菜都打足後,再去客廳里吃。這並不是雇主不邀請她一起吃飯,而是羅阿姨覺得這樣既方便衛生自在,還可以在吃飯的空隙里看看電視節目,雇主慢慢也就不強求了。
  “我是個閑不住的人”,羅阿姨覺得做保姆,首先得把雇主當成自己的家人,分內事做完後,可以力所能及地看事做事,並關心雇主。同樣,如果自己遇到了問題、疑惑,就直接和雇主溝通,“只要真誠相待,雇主都是很好的。”
  “在我生病時,雇主給我買藥,還有家雇主給我買過冬的衣服”,羅阿姨說,“人心都是肉長的,不光是吃飯這件事,只要保姆與雇主都坦誠地交流,慢慢地就可以像親人一樣相處。”
  老家帶來土特產 用真心換取真心
  大胃王保姆從來不怕暴露食量
  “每天過早,我都要吃4塊錢的大碗熱乾面和一個包子才能飽”,來自新洲的保姆徐阿姨從不忌諱自己能吃。做了5年保姆的她覺得,自己的飯量改不了,也藏不住。而她的每一位雇主,都非常喜歡這位能吃能幹的阿姨。
  徐阿姨每到一戶雇主家時,都會從老家提些土雞蛋、蔬菜水果之類的土特產作為見面禮,雇主都很高興。彼此熟悉後,她會直言自己飯量大,但一點也不挑食,一大碗飯就著一點菜吃就可以了。雇主聽後,都說這是小事,讓她做飯時自己拿捏米量,不要剩太多飯就可以了。
  徐阿姨覺得一個人在外打工不能虧待自己,身體是幹活的本錢,飯量大沒什麼好遮掩的,要那樣也就虧待了自己,但她很感激雇主們的體諒。平時,她會隔三差五地從老家帶些小禮物,有時是自家種的新鮮蔬菜、水果,有時是挨家挨戶收來的土雞蛋,她知道城裡人很喜歡這些土生土長的綠色食品。
  徐阿姨最近工作的一戶人家有個4歲的小男孩,每次都鬧著要吃她帶的土雞蛋。“小家伙很聰明,現在憑味道,都能分得出是洋雞蛋還是土雞蛋了。”徐阿姨得意地說。
  【回音壁】
  鄧阿姨(43歲 家政從業者):我從來沒有想過,我們這個群體吃不飽飯的問題會有人在意,一直以來不好意思提,餓就餓了,看到這個報道,感覺很溫暖,以後可以光明正大的說肚子餓了。
  張先生(60歲退休):無論是城裡人還是鄉下人,無論是雇主還是保姆,要相信他人,相信世間有溫情。也要學會溝通,自家人怎樣說話,就應當和保姆如何說。
  王磊(23歲公司文員):很多阿姨餓著肚子但是不好意思直說,可以試著多做一點飯,如果雇主發現即使飯做得多,也沒有剩飯,就會意識到阿姨吃得比較多。如果主人反應比較強烈,阿姨也可以趁著解釋的機會,一口氣把心裡話說出來。
  網友“烏丟丟”:家裡老人的生活習慣確實很難改變,如果阿姨直接和老人反應情況,不但效果不好,而且容易引起老人的反感。阿姨可以試著和老人的子女溝通,再由子女來勸老人。這樣不僅避免了和老人發生直接衝突,而且還能收到更好的效果。
  榮俊(31歲 公務員):我覺得報道里的保姆可能想多了吧?現在能請保姆的家庭,環境應該都還不錯,人的素質也不會太差。雇主都不太會在乎你吃了多少,更不會嘲笑你吃得多什麼的。只要保姆能坦誠地說出來,吃不飽的問題應該立馬可以得到解決。不然你天天藏著不說,別人哪裡知道你有沒有吃飯咧?其實,就是保姆一句話的事。
  (原標題:保姆來信撥動社會心弦 將心比心溫暖彼此心田)
創作者介紹

甜豉油炒烏冬

zjovxwwnrp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